首页 »

大世界发布“中国魅力榜”,寻找绝活绝技的当代表达

2019/10/10 1:47:03

大世界发布“中国魅力榜”,寻找绝活绝技的当代表达

舞台上,京剧男旦演员牟元笛挥舞着长长的水袖,随着乐声翩翩起舞,一个人诠释“男旦”的悲欢离合。紧随其后,琴歌演唱家杜金鹏抚琴而歌,用一曲《越人歌》倾吐心声。他们的共同点在于:利用当代化的表达方式,传承、传播传统文化。1月22日下午,“上海发布·大世界城市舞台中国魅力榜”颁奖盛典在大世界城市舞台举行。现场展示了多个富有创新性的获奖节目,坐着、站着的上海观众,直呼惊喜。

我是男旦》演出现场,牟元笛完整呈现了青年男旦演员的化妆过程。

 

自从修缮后的大世界重新开放以来,城市舞台便定位于展示戏曲曲艺、非遗传承、绝活绝技等传统文化。知名京剧演员、南来北往的相声班子、非遗山歌传承人,都曾在城市舞台一展风采。不少上海观众也习惯于趁着闲暇,来大世界观看来自全国各地的演出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,在选取演出剧目时,大世界看重文化的传承,更看重文化的创新,“榜单的评选也是如此,唯有创新,才有助于文化更好地传承。”

 

“有些人,就是为京剧男旦而生的,比如我。”站在大世界白色连廊下的青年男旦演员牟元笛扮相清秀、嗓音明亮,到今年,他已经演了25年男旦,几乎是青年一代男旦中表演时间最长的一员。由他创编的导赏式表演《我是男旦》,通过一个人的表演唱,讲述京剧男旦学戏的始末。“《我是男旦》实际上是刺激下的产物。”牟元笛回忆道,2014年,他作为一名京剧男旦演员去美国洛杉矶访问交流,当地的孔院院长邀请他给外国观众表演京剧,“一个人演京剧,太难了”,思考了一段时间后,他萌生出新的想法,决定以讲座式的演出方式介绍京剧。《我是男旦》以水袖舞开场,并辅以解说,而在舞台上,他还会完整呈现京剧男旦演员化妆的整个过程。节目曾先后去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及澳大利亚等地演出,有位外国观众评价:“我完全看懂了京剧。”牟元笛说:“所有表演内容都是原汁原味的,重要的是用新的方式演绎出来,观众看明白后,他们进剧场,会带着一份尊重。”

新疆呼图壁县的Dala乐队,用斯布孜额、库布孜、杰特跟、口弦、水摇、冬不拉、曼托林、切尔特尔、萨满鼓、阿拉伯鼓、撒斯迈等14种古老的乐器,重新编排了哈萨克族传统民间音乐《黑走马》。

 

在新疆呼图壁县,有一支由6位年轻人组成的Dala乐队,乐队历时3个月,用斯布孜额、库布孜、杰特跟、口弦、水摇、冬不拉、曼托林、切尔特尔、萨满鼓、阿拉伯鼓、撒斯迈等14种古老的乐器,重新编排了哈萨克族传统民间音乐《黑走马》。在大世界的演出后台,穿着黄棕色的传统服装,戴一顶绒帽的乐队队长哈力木拜克·卡肯介绍,《黑走马》是喜庆节日不可缺少的歌谣,在当地曾一度失传,直到上世纪80年代,才有音乐家尝试用电子琴、冬不拉等乐器“复原”这首曲子。“我们在此基础上创新,6名哈萨克族乐队成员拿的都是从大自然当中,从古老传过来的传统乐器演奏《黑走马》,原本单独演奏的乐器组合在一起,效果很特别。能从中听到马跑的声音、马的叫声。”舞台上,各种民族乐器混合在一起,时而雄浑、时而高亢、时而欢快,伴着乐声,似乎可以想象出黑色骏马伴着乐声舞蹈的生动画面。

山西“面食超人”王张龙展示“吹面团”绝活。

 

在入围魅力榜的节目中,山西“面食超人”王张龙的“吹面团”绝活令人称道。清水和的普通面团,捏成球状,中间留一个小口,只见王张龙深吸一口气,对着小口吹了起来。面团开始膨胀,变得越来越大、越来越透明……直至面皮变成纸样薄时才停下,收口、扎尾,短短几秒,一个面团就变成一个“面气球”。近前用手触摸,质感如婴儿肌肤般嫩滑,韧劲十足。“我吹的最大的面气球直径1.8米,需要4公斤面团,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,目前还是该纪录的保持者。”王张龙说。他同样刀工了得,还能在面气球上切黄瓜,刀起瓜落,快刀之下,黄瓜几秒内瞬间全变成薄片,面气球则毫发未损。去年11月,王张龙曾携“吹面团”绝活来沪演出,在大世界举行的山西临汾活动现场赚足了眼球。在他看来,古老的面食能玩出更多花样,这值得他一直去探索,“目前来看,用面气球做出的‘寿球’很受大家欢迎,往后,我还会用多种方式展示面食作品,比如说,在面气球里放入五颜六色的灯泡,用于家居装饰中,更环保美观。”

 

魅力榜中还有更多的精彩节目,比如从打谷场走出来的原生态非遗舞蹈《浑身板》,比如用锯子演奏的《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》,比如花脸唱腔结合吉他伴奏自创而成的“民谣京剧”《李逵探母》等等。主办方之一、中华文促会上海代表机构主任李智平说:“榜单的推出,不仅记录了我们展现中华文化魅力的社会反响,同时又提供当下文化创新丰富样式的榜样和示范。”据悉,未来将通过市场化运作和资金扶持,助力各绝活绝技走进全国、走向世界。